衣食住行

经历加拿大第三世界:我为穷人当老师

千禧年移民加拿大,我重拾教鞭之心不泯。在加拿大中小学任教必持教师证,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去念一年师范,二是将学历等资料寄到教师规管机构通过资格认证。历时2年折腾我终于获得认证,手持一纸教师证,却发现较好的教师工作依旧难寻,好不容易找到象样的教师工作,地点却在埃布尔尼堡(Fort Albany)原住民保留地。 

对原住民的了解,仅限于〖与狼共舞〗等好莱坞影片的描写,但教职来之不易,再说去原住民聚居地也是一个了解风土人情的机会,于是我成了当地第一个华裔教师。

既无空姐亦无卫生间的迷你班机

埃布尔尼堡在何方?说起来,埃布尔尼堡就在我所在的安大略省。原以为不太远,一查竟在数千里之外! 

埃布尔尼堡位于安大略省最东北角詹姆士湾沿岸,北接神奇的世界第二大海湾哈得逊湾,东邻魁北克省。

我离别熙熙攘攘的多伦多国际机场,乘小客机一路向北,几小时后降落在安河东北部最大的城市蒂明斯(Timmins)。一下飞机,只见小小机场仅有几条跑道,鲜有飞机起降,四周全是荒郊野外,候机楼,检票口,行李领取处全挤在一间大房子里,乘客寥寥,完全没有机场的气派,倒像苍凉地带。别说民航班车,连的士都不见踪影,叫出租要在机场打的士公司的专线电话,然后的士才从城里出发来机场接客。常对内子说到加拿大就像到了大农村,见状我告诉守候在多伦多电话旁的她:“这回算是到了天尽头了!

双语揭秘:美国人最受不了加拿大的这10件事情

双语揭秘:美国人最受不了加拿大的10件事

双语揭秘:美国人最受不了加拿大的这10件事情

美国人最受不了加拿大的10件事

 

10. Those little ice brooms they carry around for curling。扫把一样的冰壶毛刷

冰壶(Curling)运动在加拿大非常流行。过去3届冬奥会上,加拿大队实现了男子冰壶三连冠。美国人却不怎么爱好这项运动。另外,冰壶毛刷的正式名称是curling broom或curling brush。

9. They had a football team named Roughriders and another named Rough Riders。他们有两支橄榄球队,一支叫Roughriders,另一支叫Rough Riders。

希望这两只球队永远不要出现在听力考试中。

8. They are too dang polite。太TMD礼貌了。

嗯,这话一看就是美国人说的。加拿大人可能会说,they are too polite。dang = damm,意思是该死的。

7. Some of them speak a *#$% foreign language. Cain’t they speak ‘Merican like the rest of us?有些%&&&&&%人说一种听不懂的外语。就不能像我们一样说美语?

说法语的魁北克都要闹独立了… ‘Merican = American。

6. My Canadian cousins say "write a test". 我在加拿大的亲戚说“write a test

过美国海关那些事:加国华裔奇葩又难忘的经历

过美国海关那些事 

美国是加拿大的老邻居,住在加拿大的人,都时不时的去美国加个油、购点物、旅个游什么的。由于温哥华毗邻美国边境,这里的人去美国更是像串门一样方便,永久居民拿美国签证一拿就是十年,加拿大公民凭护照就可入境。但是,方便归方便,想要进入美国,还是要按照程序在入境时接受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官员的盘问,看看旅行的目的是否与签证或证明文件相符,所携带的物品是否符合美国海关和农业方面的法规,稍有疏忽,就可能被拒绝入境。如果你经常去美国,是否已经回忆起了某个奇葩又难忘的事情?过美国海关时,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准备?

过美国海关那些事:加国华裔奇葩又难忘的经历

准备好过关文件 小心回答问题

所有通过边境海关的人员都必须随身携带所需过境文件,而且从陆路、海路和空路入境分别会有不同的文件要求。一般来说,你必须携带符合“西半球旅行计画(The Western Hemisphere Travel Initiative,WHTI)”的文件。美国政府规定,从2009年6月1日开始,所有从加拿大、墨西哥、加勒比海和百慕大地区经海路和陆路进入美国的人都必须持有WHTI规定的文件(对乘飞机入境的,这一规定已从2007年开始实行)。对加拿大公民来说,如果是16岁以下(团队旅行19岁以下)只需提供出生证明或其他身份文件即可,而且出生证明可以是原件、复印件或是经认证的副本;其他的加拿大公民需要出示有效护照、或强化驾照(Enhanced Driver’s License)(即含有射频身份认证技术RFID的驾照)、或是“可信赖的旅行者卡片”(如NEXUS卡、SENTRI卡或FAST卡)。对持有枫叶卡的加拿大永久居民来说,去美国当然要带着有有效美国签证的原住国护照;如果是从陆路入境的话,还需要在边境口岸办理I-94表,俗称“小白卡”。乘坐渡轮或小型船只入境美国的人员和从陆路入境的人一样,需要提供相同的文件。

如果所携带的档海关官员认为不充分,就有可能需要二次审查。这时,海关官员会检查你现有的任何国籍和身份证明档,并通过资料库来核实这些信息。当然,这会使过关时间拉长,而且也不保证你会顺利入境。不过,海关官员也可自由裁量,即使你没有完美的文件证明,也有可能入境,这就是所谓俗称的“看官员心情”。

在回答官员的提问时,要准确并不会造成误解,尤其是不能撒谎。如果被发现撒谎的话,可能会永远不能入境。家住列治文的胡女士告诉《加西周末》记者,她第一次从加美边境开车进入美国时,海关官员就曾好心地提醒如何回答问题。当时,她们一家准备开车去西雅图附近的工厂折扣店购物,俗称“202”。到了关口,海关官员是个白人老头,照例问她们旅行的目的地,胡女士随口就说“202”。他接着问,“哪里的202?”她当时就楞了一下,心想离加拿大最近的不就是这个202么?这还用问哪?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靠近西雅图的”。这时,这个官员说,“所以下次你应该回答说去西雅图的202。5号公路有202出口,加州那边也有202出口,谁知道你到底去哪里?”有了这次经验之后,胡女士以后过关都会说明目的地具体的城市名。

欲赴美工作 加拿大公民被拒入境

虽然加拿大公民凭护照就可进入美国,但不是去美国办所有的事情都可只凭护照的。Jason随父母移民来加拿大已经二十多年,全家都是加拿大公民。Jason从卑诗大学毕业以后,拿到一家美国公司的offer。公司想叫Jason先过去美国熟悉一下情况,接受一些基本的工作培训,然后再慢慢申请工作签证,而且因为Jason是加拿大公民,公司也没有把申请工作签证的事看得很严重。于是Jason买了一张机票准备从温哥华前往美国丹佛市就职。素来加拿大公民去美国非常容易,只要拿着护照表明旅行的目的就能过海关了,因此Jason对这次过美国海关没作任何准备,以为就像过去购物一样简单,心想:“昨天才去美国吃过晚饭,今天也没什么特殊吧!”没想到,Jason在一年之后才完成了这次就职之旅。为了消除自己的移民倾向,Jason去美赴职还特意买了一张三个月往返的双程机票,表明自己三个月后会回到加拿大,没有一去不复返的意图。到了机场海关,官员看到Jason的机票是三个月,于是询问他此次旅行的目的,Jason表示这次前去美国是接受工作培训。此时,海关官员就开始刨根问底,问他做什么培训,Jason老老实实地回答自己是学电脑的,只是先过去接受培训,待熟悉情况后再开始正式工作。海关官员于是让他提供证明,证明他是去美国从事这样的工作,并告知他需要办理TN签证。可是Jason并没有任何证明他前去接受工作培训的文件,公司也没给他准备任何相关的文件。就这样Jason被美国海关拒绝了。

由于已经答应美国公司这一天一定会到达,也没想过办理TN签证是个需要重视的事,从海关退回来之后,Jason立即联系美国的公司请他们出具一份雇主的证明信。拿着这封信,Jason同一天第二次进了美国海关。没想到公司没有类似的经验,发来的证明信既不符合TN签证的规范,同时在措辞上也没有具体说明Jason是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只说是从事电脑方面的工作。海关官员看到这封信之后,就说这封信的格式不符合TN签证申请的要求,“而且按照常理,你不可能马上就拿到一封符合TN格式的雇主证明信”,也就是说,“你一定是在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匆匆忙忙地拿到了这样的一封信”。“你这样着急地要进美国,到底有何目的?”海关官员当下就对Jason的目的产生了怀疑。而且,Jason这次碰到的官员态度相当恶劣,还威胁Jason说:“如果下一次你进来(美国海关)再被我看到的话,你永远都进不了美国。”Jason无奈只得再次退回加拿大。

求助律师 一年之后终成行

Jason第二次被美国海关拒绝之后,意识到办理TN签证是一件需要慎重对待的事情。由于已经有不良记录在案,Jason特地去找律师帮忙。律师建议说,“你已经被拒绝两次,你这一年尽量不要去美国,万一被(美国海关)扣押下来的话,你就很麻烦,以后就进不去(美国)了。”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年中Jason就不敢轻易去美国了。即便是过去美国购物,Jason也要携带很多证明在身上,比如工作证明、银行证明等等,让美国海关知道他一定是会回到%&&&&&%来的。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美国公司因为规模扩大又给了Jason同样的工作offer。这次Jason请律师帮忙准备申请TN签证的材料,而且律师还帮他写了一封信。资料准备齐全后,Jason和律师约好在太平洋高速公路的美国边境海关碰面。不过,Jason与海关官员面谈的时候,律师只能站在边上不能靠近。

Jason碰到的初审官员是个年轻小伙,面相极其严肃,态度也非常傲慢,一看就是个很强硬的人,当下Jason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海关官员先是按程序询问Jason去美国的目的,Jason把上次在温哥华机场海关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接下来,这个官员就开始质疑了,“你曾经被拒绝?”、“那你现在还敢来申请?”、“你还找了律师?你找律师的用意在哪里?”、“你为什么一定要去美国工作?”、“为什么一年之后同一家公司还给你offer?”、“为什么没有成绩单?”等等,并说Jason的材料不齐全很难过关,说话的语气也像在审一个犯人。Jason一一按照实际情况耐心地解答了官员的问题。找不出更多的问题之后,这个官员小伙把Jason的资料递交给了上级官员。经过漫长的等待,Jason终于进了二审官员的办公室去面谈,心理也作好了再次被拒的准备。这位官员年纪稍长,态度也显得比较友善,半个多小时的面谈主要是求证Jason所学的专业是否是美国需要的人才。Jason在整个面谈中一直保持诚实的态度,最后海关官员终于点头了。“一般来说,被拒绝过两次的人第三次获得签证的机会微乎其微,”海关官员最后对Jason说,“我今天破例发给你签证是因为你很诚实!

庭院之宝还是后院垃圾? 

在加拿大保持物业整洁是一种基本礼仪,也是居民应该履行的公民責任。干净整洁的邻里环境不仅可以提升社区形象,同时也是加拿大人引以为傲的优良传承。

但是随着春季园艺季节来临,肮脏不堪的草坪庭院常常会成为邻居间投诉的对象。杂乱的物业环境会让周围邻居感到不快,有的会选择向市府投诉,有的则会直接找业主算账。

最近发生在Cabbagetown的一起事件就引发诸多关注,此事缘于当地一位居民致信其邻居,要求对方清理堆放在前院草坪上的篮球网和旧圣诞灯饰等杂物。

信中写道:“圣诞灯饰或许可以捐给Goodwill,单车请放到后院,杂物请清理干净。

惊心动魄:我的美国南卡州之旅

尽管有加拿大人抱怨美国人粗鲁傲慢,但我却不以为然,反而我认为美国人非常友好和善,热情好客。美国人会用其特有的方式让你感觉宾至如归,并在你陷入困境时伸出温暖的双手。

在宗教信仰的驱动下,美国南部居民对待陌生人更加热情友好,而南方待客之道也因此闻名遐迩。在我最近自驾前往南卡罗来纳州时就亲身体验了当地人的热情友好。

先生和我计划从多伦多自驾前往南卡州的美特尔海滩旅游,期间车程大约16小时,中途在西弗吉尼亚州过夜。在我们于下午5点左右抵达俄亥俄州后,我的导航显示还需要再行驶4个小时才能抵达我们在西佛吉尼亚州查尔斯顿预订的酒店。

但是这一路上的冰雪和危险路况却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由于我们不得不放慢车速,行程也因此耽搁。在我们离开俄州不久后,山路就变得漆黑一片。随着驾驶条件越来越恶劣,迫在眉睫的危险也扑面而来。但是作为是着丰富雪地驾驶经验的加拿大人,我们觉得完全可以应付。

晚上8点左右,我们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但是我们的汽车仍以高速穿行在风雪中。但是在暴风雪中跋涉了数公里后,厄运不期而至。由于车胎打滑,汽车突然偏右驶向山壁并且车身开始左右摇摆。虽然我们竭尽全力想要恢复对车的控制,但一切为时已晚。在车身在山路中任意地转期圈之际,不祥的预感向我袭来。

最终,我们的车跌进公路左侧的雪堆里才停下来,我们才意识到自己躲过了致命一劫。假如当时我们后面有辆卡车行驶,后果则不堪设想。

随着暴风雪越来越强劲,我们渐渐被积雪和黑暗吞噬。在数次尝试爬出雪坑但均告失败后,我惊慌失措地抓起电话拨打911。

但是当时我根本无法向巡警说明我们所处的位置,除了我们所在的公路号码,很难向巡警提供详细信息。

眼看我的手机就快要没电,但巡警不知过很久才能找到我们。如果他们找不到我们将会怎样?我们会不会冻死在这条神秘的山路上?我们会不会被厚厚的积雪埋葬?

但我们在绝望中却看到了希望,助人为乐的美国人随时随地可见。不断有路过的驾驶者注意到我们的困境,大约有五六名司机停下车询问我们是否受伤,是否需要帮助。虽然我们的位置很快被确定,但他们当中没有人携带能够将我们的汽车拉出雪堆的设备。

在我们向巡警提供我们所处的确切位置后,我们被告知由于当晚高速公路上发生大量事故,因此可能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为我们提供救援。

当我们目送一辆又一辆车离我们远去,我们的希望又逐渐消失,同时也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之中。那越来越黯淡的车灯似乎成为我们存在的唯一标志。

当我们走投无路时,一辆卡车突然停了下来,同时司机也给我们带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司机透过暴风雪向我们喊道:“我有拖车链能把你们拖出来!

眼见胖子康拼成劳模康

这二周是中国传统的春节。在温哥华,除了连接不断的各种文艺演出、吃流水欢乐宴,三级政要到处拜年、发红包的身影也成了华裔社区一道独具特色的风景线。

记得在中国过年时,工会要去走访老同志家,送香油、送水果、送新春祝福及问候;突然发现加拿大国防部长和中国勤走群众路线的干部实在有得一拼。

翻开版面全是康尼(Jason Kenny)的新闻,跑完多伦多又蹦到温哥华:18日除夕夜,国会开完会,他从渥太华飞到多伦多,参加湛山精舍的新年敲钟;19日出现在多伦多Scarborough士嘉堡大世界超市,给耆老送长寿米,顺带给在超市购物的民众拜年发红包;20日身着唐装,在万锦市与华裔一起包饺子,过新年;在中文报社握手合影;走访Mississauga密西沙加的佛光山;21日在多个温哥华迎羊年的活动上露脸:温哥华美术馆广场的2015新春灯会、华埠国际村,晚上21点才出现在温哥华某公司的客户迎新晚宴上;翌日22日早上九点就在财神爷的陪同下,在温哥华华埠游行中,祝福大家羊年大吉。难怪康尼会被同事选为最拼命的国会议员,每天行程满档,自己透露有时只睡三个小时。

眼见着他这几年中文会说的单词越来越多、越说越溜,打招呼的吉祥话除了国语还有粤语双份。胖康尼前几年还是移民部长时,如遇到移民公司的老板,索要合影,立刻面呈不虞。而这几年,个性越来越沉稳、越来越随和。

见过一猥琐大叔,露着一副龅牙,奋力挤上前去,一把抱住康尼的肩膀,又是贴侧脸,身体零距离在人堆后排挨着康胖拍合照。斯时,康尼尽管脸部肌肉僵硬,但笑容还是凝固在脸上停留。政要成了人气明星,频频出镜合影,可见符号形象远大于实际功能。能从移民部长到就业及社会发展部长,再出任国防部长兼多元文化部长,跨度如此之大,真是党放在哪儿就能到哪儿发光、发亮。

不仅要接受索抱、熊抱,还要强忍同性超时贴面礼,非寻常材质能够忍耐。大选之年,真是豁出去太拼了。

劳模康苦心勤跑华裔社区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资料显示,保守党在内阁部长康尼带领下,成功打开了族裔票源、募款源。渥太华公民报分析过去七年来联邦政党募款资料后,发现从2007年-2013年之间,捐款给保守党的华裔增加了一倍。同期,给保守党捐款人的总数增长34%,但华裔捐款人数则增长173%。而给自由党的华裔捐款人大致不变。

尽管在2006年前历年的联邦大选中,华裔社区多半倾向自由党。康尼自己的选区在阿尔伯塔省卡尔加利东南(Calgary Southeast),然而他所获得的政治献金主要来自多伦多的华裔社群。华裔能专门从多伦多寄支票到卡尔加利,不仅仅意味着金钱,还有一份选票上支持的坚定。而且他从少数族裔得到的捐献比同样来自卡尔加利的总理哈珀还要多。

为了更密切地和华裔社区联系,康尼现在除了脸书、Twitter外,还开设微信帐户。在与华裔社区频繁互动的同时,也不惜大用赞美之词,拍马夸奖,让人几乎要忘记了他做移民部长时,如何一刀切技术移民的“成就”。

他说,“从未看到或听说过华裔街头要饭者,从未看到华裔街头卖毒品者,从未听说靠福利金生活的华裔,也从未听说过任何有华裔参与的恐怖袭击组织。”他担任国防部长后,表示“自己每天行程更加严谨,与谁会面也要更谨慎,比如减少参加可能有极端分子出现的活动或者社区场所。

温哥华的华人兴起收藏热:为“钱”也为爱

温哥华收藏热:为“钱”也为爱

近年,随着收藏品市场在中国大陆的急速升温,以《鉴宝》栏目为首的一批收藏类真人秀节目重新点燃了国人对收藏的热情,而这股收藏旋风也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吹到了大洋彼岸的温哥华。越来越多手里不差钱的华人移民怀揣着大把资金,瞄准了温哥华日益火爆的市场。除了房地产、金融和矿产等传统行业,这些移民们逐渐把投资领域扩大到收藏行业,温哥华收藏品市场也正是随着这些人和钱的涌入才逐渐解冻,并在2010年前后迎来高峰。新老华人移民们逐渐把目光投向了这个在国内已经火了很久的行业,不管是看准了这块蛋糕的行内人、还是对古董工艺品有着浓厚兴趣的“文化类”收藏者、还是入行不深、“一边学习一边交学费”的收藏爱好者,需求的膨胀带来的是整体市场的繁荣。

温哥华的华人兴起收藏热:为“钱”也为爱

瞄准蛋糕 拍卖行“遍地开花”

2015年1月31日,新石器画廊联合加拿大多元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在南本拿比举行了一场主题为“海外遗珍”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品拍卖会,近百位来自大温各地区的收藏爱好者参加了这次拍卖活动。现场人头攒动,有不少顾客一大早就来到了拍卖行,对于收藏品的兴奋溢于言表。这些藏友中有很多都是一些刚刚涉足收藏领域的新手,但他们对于文物工艺品的热情可一点不少,部分拍卖品竞争非常激烈。拍卖会上一件清朝康熙时期的五彩龙纹大盘经过数轮激烈竞标最后被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买家以数万元的价格拍得,成为了这次拍卖会上成交价最高的一件艺术品。在这次拍卖会上,最受追捧的也是这一类制作精美、工艺价值比较高的瓷器,例如龙纹官窑和康熙棒槌瓶都以上万元的高价被一些收藏爱好者拍得。而玉器和首饰也成为拍卖会上的热门拍品,成交价格和成交率都比较理想。

据这次“海外遗珍”拍卖会组织方、%&&&&&%多元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主席王东辉先生介绍,这次拍卖会的成交额和他们预想的差距不大,成交最好的是一些瓷器、珠宝玉器等杂项,但书画的成交量比预计的差距不少。这应该是和这次拍卖活动中的竞拍人群以“刚入行”者居多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书画鉴赏难度较高,其价值不比瓷器和玉器可以靠材质增值,书画的高工艺难度和高风险使得很少有初入行的收藏者愿意涉足。据悉,这次拍卖会筹备时间长达数周,预展期也比平时的拍卖会要长,因此能在拍卖会现场看到不少预展期就经常光顾的“老面孔”,而这些“熟客”也成为了拍卖会上竞拍藏品的“主力”。

当《加西周末》记者向王东辉问及此次拍卖会的营收情况时,他笑道:“真正本着为顾客着想,符合市场规律的拍卖行在刚开设的前几年是很难挣钱的”。这次“海外遗珍”拍卖会采用了“30天退款”制度来维护顾客的权益,但这种对顾客的负责无形间也增加了拍卖行的营收压力。王先生表示:“自己涉足古董文物市场主要还是受到家人的影响,主要是因为兴趣和喜爱,所以已经做好了几年挣不了钱的思想准备。

负债200万移民的祝建荣 加拿大迎来艳阳天(图)

负债移民的祝建荣 加拿大迎来艳阳天

负债200万移民的祝建荣 加拿大迎来艳阳天(图)

祝建荣经过奋斗,在温哥华逐渐站稳脚跟。

今天是大年初二,移民生活又迎来了新的一年。在辞旧迎新的日子,与亲友把酒言欢,往往会回望这些年遇见的风雨和彩虹。不是每个人的移民生活都铺满了鲜花,不少人都走过了阴雨绵绵的岁月,经过艰苦的奋斗,跨过沟坎,爬出谷底,迎来了阳光灿烂的好日子。

移民是挥别过去,不管是光荣和梦想,还是不堪回首的伤痛;移民是重建家园,是从迷宫中找到出口,在没有路的地方走出路来。经历了在太平洋彼岸开始新生活的考验,几乎每一个移民都变成了有故事的人。记者在本期专题採访的两位移民,经历了曲折的日子,生活和事业更是跌宕起伏,峰迴路转。

负债移民 从低谷爬上小山坡

2011年初定居%&&&&&%时,祝建荣带着太太和年幼的儿子,背着200万人民币的债务。经过三年的时间,他不仅还清了债务,还开了自己的公司,在列治文买了独立屋,将车从最初3000元的老旧丰田车,一步一步换成了奔驰SUV。他自己描述移民后的生活:“我从马利亚纳海沟里爬出来,上了一个小山坡。” 让他对自己比较满意的是他经受住了人生的考验,更让他满意的是“我的人生很精彩!”。

赚过大钱也亏过巨款

毕业于国内顶尖大学的祝建荣,曾经在国内著名大企业做过中高层管理工作。为了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时间,辞去令人羡慕的肥缺,从外企初级职员做起;曾经被迫离婚身无分文,也曾经在股市赚了30倍,后来又在股指期货上赔光,还欠朋友200万元。

2011年初,在国内已经无从起步的他带着太太小雪和儿子来到加拿大。由于他具备15年孜孜不倦的研究金融的优势,在早已移民并在本地成功运营两家移民公司的同学建议下,祝建荣决定利用自己丰富的投资经验,以投资理财作为新的事业起点。2011年2月底登陆,祝建荣一家先住在白石镇一个朋友家。朋友说:“你赶紧考牌照,我们7月回国,争取在我们回国前可以跟你买保险。

加拿大吃告票(Ticket)上庭打掉容易吗?犹如打仗

加国法规:告票上诉容易吗?犹如打仗 

%&&&&&%吃告票(Ticket)上庭打掉容易吗?犹如打仗

一次处理告票的行政失当,令市民Abraham Salzman损失285元和10小时,还惨遭停牌。

事发当日,Salzman驾车至多伦多黑溪路(Black Creek Rd.),因入错线,在车道上反方向而行,被警察截停和罚款115元。他说:“那个警官建议我要求会面和解释,这样罚款可减半,也能避免被扣三分。我在告票发出当日把它寄回,令我意外的是,我收到的不是见面预约,而是认罪书,对方表示没收到我的信件。我要申请上诉方可翻案。其后我上庭解释,数天后收到电邮通知解释不受理,惟没说明原因。”若他先把告票影印,再寄挂号邮件,也许就能免除麻烦。这次错误令他损失了285元和10小时,还惨遭停牌。

Diane Walton同样发现自辩费时失事,她在繁忙时间把座驾泊在皇后东街,之后收到150元告票:“我原本打算认罪,以减轻罚款,但我没看清楚地址,去了旧市政厅,而非应去的万锦道1530号。数日后,对方通知我前往万锦道申请翻案,我照办,但上诉被拒,也没解释原因。

我所经历的加拿大“讨债骗局” 

当我上周收到讨债公司sweating profusely. (CNI)的来信时,不禁吓得出了一身汗。

这封追讨信上明确无误地写着我的名字和地址,并要求我向医疗机构UHN-MSH 临床麻醉部(UHN-MSH Clinical Anaesthesia Associates)支付$1009.95元欠款。

UHN-MSH是由多家医院组成的医院网络,其中包括多伦多全科医院和西奈山医院,但我在过去数年中从未去过这些医院就诊。

这封追讨信威胁称,如果我在五日内不付款,就会将我告上小额钱债法庭。

追讨信称:“你应该立即付款,以免欠款带来不良后果。”此外,信中还列出了从支票到电邮转账等五种付款方式。

在收到这封信后,我竭力回想自己是否曾和这家医疗机构打过交道,但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但说到麻醉,我几年前的确在北约克全科医院做过一个手术,但当时所有费用都是由安省医疗保险计划支付,根本就与医院没有债务纠纷。

我通过谷歌搜索查询这家医疗机构,找到了有关这家机构的数项信息。信息中显示的这家机构的地址各不相同,但却都列出同一个电话号码。

刨根问底

我拨通这个电话后,一个自称汉娜的女人解释称,他们是医院网络的麻醉科,患者之所以欠债,是因为他们没有安省提供的医疗保险。

在敲打了一阵键盘和仔细核实我的姓氏后,汉娜告诉我在她的欠款数据库中没找到我的名字。

她称:“我这里找不到你的名字,可能是讨债公司搞错了。

天堂地狱?透视加拿大监狱 有人想逃 有人不愿走

透视加国监狱 有人想逃有人不愿走

2014年10月22日上午10点,首都渥太华, 32岁的魁北克青年Zehaf-Bibeau长髪黑衫、毛巾蒙面,这位屡次入狱的青年,手持双筒步枪射杀国会大楼前的站岗士兵,随后冲进国会大厦猛轰,制造了惊人的血腥枪击案。

据《Vancouver Sun》报道,3年前,Zehaf-Bibeau曾被指控在温哥华犯有抢劫罪,但他拒绝保释,选择留在监狱里,继续打可卡因成瘾,为他过去的错误负责。“我告诉过他们(警察),把我弄进监狱,他们没有这么做。所以我警告他们,如果不让我进去,我会自已做些事情进去,所以我做了另一宗抢劫,然后我可以进监狱了。” Zehaf-Bibeau说。

人们震动之余不禁深思:加拿大的监狱是天堂还是地狱?狱中的生活是何真面目?离开监狱的人,他们真地能够受到社会尊重,重新开始生活吗?

天堂地狱?透视加拿大监狱 有人想逃 有人不愿走

新时代越狱

为,例如与人发生争执、夫妻吵架、打骂孩子、虐待动物、不遵守规定,都有可能锒铛入狱。据CBC消息,10年前,犯人在联邦监狱的人数接近12,000人,现在超过15,000名。过去5年间,联邦对于惩教署(CSC)的预算增加了40%,达到26亿,大部分花在新监狱的建造上。

提起监狱,人们的印象不外乎是高度设防的铁丝网,持枪巡逻的狱警,失去自由,与世隔绝,关在暗无天日的囚室里,与性格怪异,血腥暴力的罪犯为伴。

数字化信息时代,监狱也在与时俱进。由于高科技的快速发展,网络也延伸到了监狱,智能手机的流入,容许囚犯上网、接触FACEBOOK等社交网站,发送和接收图片、视频等信息,使他们在狱中有机会更方便地联系外界,从事一些有组织犯罪活动,整个%&&&&&%社会的安全体系也面临着新的考验。

例如越狱,已经打破了挖洞、化装、武力潜逃等传统方式。今年6月,三名囚犯(Yves Denis,35岁,Denis Lefebvre,53岁和Serge Pomerleau,49岁)从魁北克监狱Orsainville detention centre乘坐一架短暂停留的绿色直升机逃走。手机、网络、直升机,从创意和行动上刷新了越狱的历史记录。

这已经是这所监狱第二次发生同样的情况。早在去年3月,两名罪犯利用一架正在等待的直升机成功越狱。两名越狱犯是36岁的本杰明(Benjamin Hudon-Barbeau)和33岁的丹尼(Danny Provencal)。一名直升机飞行员被用枪指着头,强迫飞到指定位置,两名囚犯利用一个绳梯爬上机舱。整个过程堪称好莱坞大片的现实版。

被警方逮捕后,本杰明接受当地一家法语电台采访时说:“我不打算伤害任何人,我只是不想继续呆在监狱里,而且我准备去死。”(I don’t want to hurt anyone. I just don’t want to stay in prison, and I’m ready to die.)

监狱里的那些事

那里”、“准备去死“?自杀、自残、吸食毒品、患上精神病、强奸、被虐待……种种监狱情节充满了人们的想象。

然而,据《GLOBLE AND THE MAIL》报道,真实的监狱生活非常令人窒息:犯人在监舍外面的走廊里狂吼,粗鄙的家伙会以猥琐的眼光盯着参观者,运动场是被高墙环绕的沥青地板。

监狱的管理者Rose Buhagiar说:“暴力事件可能因为一些琐事而随时发生。可能是你弄裂了地板,多拿了一片面包,洗澡的时间长了点,没有刷牙,也可能任何一件事。

华裔移民10年挣扎求存 终获好心老板赏识(图)

华裔移民加国10年奋斗 终获好心老板赏识

华裔移民10年挣扎求存 终获好心老板赏识(图)

■Wang现时在回收公司任职,负责物料分类工作。

移民加拿大长达10年的华人Richard Wang,多年来找不到稳定长工,在社会底层挣扎求存,更要独力抚养儿子。有回收厂老板得知Wang的故事后大受感动,决定聘用他作全职长工,终于得偿所愿的Wang正计划利用公余时间,在今年与8岁儿子共度真正的节日假期。

华人Richard Wang移民加拿大前,原本是广州一名训练有素的翻译,更负责讲授艺术史,但移民%&&&&&%后10年来一直未找到合适长工,生活水平由中产跌至基层。在妻子离开后,他为养育独子曾与四间临时工公司签约,接下各种短工,包括洗碗、看更、试食员和导游等,有时也会到快餐店工作,或在教学医院当示范病人,接受CT扫描或X光检查,以赚取50元酬劳。

经营回收公司Revolution Recycling的库珀(Mark Cooper),两个月前得知Wang的故事大受感动,主动邀约Wang见面,对他认真及言谈温和的态度留下深刻印象,库珀就此认定Wang是他的理想员工。虽然Wang未有他所需要的专业技能,但库珀说:“某些东西可以教,但工作热情、态度和刚强性格却不能。